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便民服务大厅

 

扫黑“中锋”感动世人 ——追记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席伟

发布时间:2019-12-13 15:41:00


  还差8天,就是席伟40岁生日,可他没能熬到这天。2019年11月2日,疾病夺走了他的生命。

  从突发急性胰腺炎到病危,只有86天时间,除去两次住院治疗26天,安徽省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席伟生命的最后时光几乎都操劳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等工作。

  身高一米八五的席伟,魁梧健壮,在业余篮球队打了20多年中锋。他猝然倒下,亲朋好友、同事队友震惊、悲伤、惋惜。有两位当事人得知他去世的消息,当即抽噎,不约而同地发问:“席伟这样的好法官怎么就去世了呢?”

  “这样的好法官怎么就去世了呢?”

  公正是法官的灵魂。

  “席伟是我遇见过的非常正直、很正派的法官,敢于主持公道。”说此话的当事人叫邢华谦,记者通过查阅电子卷宗找到他的联系方式。电话接通后,记者告诉他席伟法官去世的消息,邢华谦惊愕得一时说不上话。

  11月27日上午,邢华谦冒着寒风大雨,从南京市赶来马鞍山中院。邢华谦满头白发,落座后说了几遍“席伟这样的好法官怎么就去世了呢?”眼眶红红的。

  邢华谦今年61岁,10年前,他有辆奔驰,专门用于婚车租赁,一场交通事故改变了原本美好生活。2009年10月16日傍晚,他驾车载三人沿马芜高速由北向南行驶至当涂县境内路段时,与前方沈某驾驶的正在倒车的中巴车相撞,造成两车受损、四人受伤的事故。

  事发后,专业鉴定机构两次作出的鉴定意见书都有瑕疵,交警部门根据目击证人证言等证据,认定沈某在高速公路上倒车造成交通事故,负全部责任。案经基层法院一审、重审,马鞍山中院二审,都没有采信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推定双方负事故同等责任,判决被告沈某赔偿原告邢华谦各项损失6.5万余元。沈某不但没有赔款,反而用假修车发票提起反诉,向邢华谦索赔。

  邢华谦不断申诉。2014年9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根据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的抗诉意见,指定马鞍山中院再审此案。

  “纠正错误判决是审监庭的主要工作,当时由我、席伟等三人组成合议庭,副庭长席伟主办此案。”时任审监庭庭长胡家龙说,“他办案特别认真,案结事了的意识特别强。”

  6年多来,这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已历经11次审理,鉴定机构及鉴定人员因有明显不合程序行为受到司法行政机关处罚,向沈某提供虚假发票的南京某汽修公司被税务机关罚款。

  “我第一次见到席法官,告诉他事故发生已过了6年多,我提供不了新证据,原先两名目击证人也已联系不上。” 邢华谦说,“席法官当时也没说什么,我心里有点不安。”

  为查清沈某究竟有没有在高速公路上倒车这一关键问题,席伟想方设法找到了两位目击证人刘某、李某,发现两名证人之间也多年没联系,排除了邢华谦串通证人作伪证的可能。席伟分别带两位证人到事发现场指认。当年他俩驾车刚从匝道上高速公路,速度不快,视野很好,具备看到沈某车辆“正在倒车”这一事实的客观条件。

  为查明两车碰撞后“沈某所驾车辆档位不在倒车档上、前移了191.2米”这两个问题,席伟先后到芜湖、合肥、安庆找到当年三名鉴定人员,调查鉴定经过。“记得去合肥时,大雪封了高速公路,席庭长和我先坐火车到南京再转车到合肥,很麻烦,但收获很大。”书记员季洋说,他们听到了鉴定人员在鉴定结论中不能直说的原因,形成了对客观事实的内心确信。最终,合议庭审理认为,无论两份鉴定意见书还是两车碰撞后沈某所驾车辆前移191.2米,均不能推翻交警部门作出的交通事故认定书。

  2015年4月13日,马鞍山中院作出再审判决,认定沈某驾车在高速公路上向后倒车的行为是造成这起事故的直接原因,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邢华谦无责。改判沈某赔偿邢华谦各项损失13万余元。

  沈某服判,撤回了对邢华谦的反诉。

  “那天我从席法官手中接过判决书一看,眼泪忍不住流出来,我向席法官鞠了一躬。” 邢华谦说,“为要个公道,我放下所有事奔波6年多,花去不知多少路费住宿费,席法官不到半年为我主持了公道正义。”

  席伟撰写的案例分析中写道,法官没有“魔法石”或“照妖镜”,办理再审案件依靠的仍然是证据、证据。要对民事诉讼法中“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这一规定,要尽责,要到位。

  他在每个岗位都尽心尽责。在担任刑二庭庭长期间,他办理的减刑案,在立案公示期满后,在3个工作日办结。他把假释案件的审理方式由过去的提审改为开庭,推行对假释罪犯回访制度,程序更加规范、透明。

  “席庭长坚持随机分案,带头多办案,他在刑二庭工作一年半,办理420件案件,裁定对12名罪犯不予减刑假释,公正和效率都得到体现。”法官王芳说。

  “他让我看到司法公正的希望”

  “来我们信访局挂职的干部很多,但像席伟那样能坐得住、踏踏实实干事的少,他把每封人民来信都办得认真仔细。”马鞍山市信访局副局长章丽华说起席伟,自然流露出对他的赞赏。

  席伟2001年7月从安徽大学法学院毕业考进马鞍山中院工作,担任书记员4年多,在刑一庭工作9年,由助理审判员成长为审判员。2014年3月,调到民一庭不久,马鞍山市委组织部选派他到市信访局挂职任办信科副科长半年。

  席伟在挂职工作体会上写道:“几个月的办信工作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人民群众对公职人员的要求和期待越来越高。许多人民来信,承载着群众对公平、公正的向往,也时刻鞭策我要恪守本职,高质量地履行好职责。”

  挂职结束,席伟担任审判监督庭副庭长,面对的案件都是矛盾深、时间跨度长、审理难度大。他将化解社会矛盾、彰显公平正义的法官职责落实在办案中。

  从事房屋中介的胡文霞和开小贷公司的沈某是多年老熟人,两人经常相互拆借资金。2014年3月,胡文霞依据借条,将沈某及其前妻杨某诉至法院,要求两被告归还借款40万元和利息。因沈某、杨某未到庭参加诉讼,一审判决支持胡文霞诉讼请求。判决生效后,沈某向原审法院申请再审。再审认为,沈某提交的新证据证明已偿还胡文霞40万元,判决驳回她的诉讼请求。

  胡文霞无法接受两份截然相反的判决,向马鞍山中院提起上诉。席伟承办这起民间借贷纠纷案,经过两次庭审,双方依然各执一词。沈某拿出银行转账流水证明自己已经还清借款。胡文霞坚持她曾将现金交给沈某公司职员,双方通过银行来往资金多达174万余元,沈某只是截取了双方一段时间的资金来往流水来证明已还款,而且他在一审法院三次陈述还款过程都不同,沈某和杨某离婚就是为了恶意逃债。2016年3月30日傍晚,第二次庭审结束,双方离开法院在路上发生剧烈争执。沈某叫来七八个人助威,挥拳将刘文霞的哥哥打成两侧鼻梁骨线性骨折,造成二级轻伤;将刘文霞的嫂子打成轻微伤。沈某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指控他犯故意伤害罪。

  面对这起对抗激烈的纠纷,席伟分别找双方做了十多次工作,希望双方能和解。“得知胡文霞在南京住院做手术,席庭长开私家车带着我去探望,我真敬佩他对当事人那么认真负责。”书记员倪薇说。

  “看到席法官来看我,为我的案子这么上心,我很感动,他劝解我,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也多次批评我不该将借款交给沈的手下,不能觉得朋友关系不错就不写借据,不留证据。”胡文霞说。

  经过席伟耐心调解,沈某愿意向刘文霞一次性支付20万元。刘文霞的哥哥嫂子向法院出具谅解书,承认自己对纠纷的发生也有过错。鉴于沈某犯罪情节轻微,法院对沈某免予刑事处罚。

  11月26日,记者拨通刘文霞的电话,告诉她席伟法官病逝的消息,她在电话里就哽咽起来。第二天8时多,她不顾身体病愈不久,冒着风雨,来到马鞍山中院,表达对席伟法官的敬重之心。

  “有邻居劝我不要来,说席法官又没帮你要回全部欠款,我说那是有多种原因,但席法官尽力了。我一定要来表达心意,是他让我看到司法公正的希望。”刘文霞坦言。

  倒在扫黑除恶一线

  2019年,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迎来“船到中流浪更急”的深水区、攻坚期。

  “根据干部轮岗交流的需要,今年1月,院党组决定席伟从刑二庭庭长调任刑一庭庭长,担任中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让德才兼备、能吃苦耐劳的席伟挑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担。”马鞍山中院院长陈万新说。

  席伟在安徽大学期间就是法学院篮球队中锋,工作18年来一直是马鞍山法院业余篮球队中锋兼教练。从此,他成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一名中锋。

  刑一庭除了要审理涉黑涉恶案件和普通刑事案件外,还要指导全市法院做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陈万新特别要求要以制度规范扫黑除恶工作。

  从1月到10月,马鞍山中院出台了18个有关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方案、制度,绝大部分都是席伟起草、修改完成,他还撰写了许多汇报、会议材料。

  “席伟做工作都是亲力亲为,不甩给别人干。”副庭长谢彪说,“白天要开庭、开会,只有到晚上才能指导基层法院扫黑除恶工作,讨论疑难案件,加班写材料。”

  “我清楚地记得席庭长是今年1月15日来刑一庭正式交接工作,春节假期后就开启加班模式,他加班我几乎都在。”刑一庭内勤邓大健在一张白纸上,计算出席伟从1月15日到10月18日的276天,扣除住院治疗和几个假日,有200多天都在加班。

  “我和儿子一般9点钟左右就睡了,会给他留个灯,常常一觉醒来,他还没回家,有时候都到一两点了。”席伟的妻子谢文娟说,“我不理解席伟今年怎么老要加班。”

  “以前中午,我爸在单位食堂打饭送给我吃,一般12点半能吃上,今年他经常1点多才给我送饭来,交给我叮嘱几句就赶回法院。”席伟的儿子席梓晨说。

  7月17日上午,席伟在副院长洪明办公室研究如何落实省委、市委对中央扫黑除恶第 14 督导组反馈的问题整改的要求。“席伟捂着肚子,大汗淋漓,我问他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还劝他夏天饮食上要注意点。”洪明说,“他说没吃坏东西,就是肚子里火烧火燎得疼。”

  席伟离开洪明的办公室后,喝了3瓶冰矿泉水,想用冰水将肚子里的旺火压下去,好继续工作。

  “12点15分,我接到席伟求救电话,和他的大学同学蔡金云一起将他送到马鞍山市人民医院。”席伟的朋友蔡海豹说,“他疼得话都说不出来,医生诊断是急性胰腺炎,中度。做了各种检查、办好住院手续,席伟疼得受不了,下午5点半打杜冷丁止痛,当晚他一直睁着眼睛,没法睡觉,异常痛苦。”

  他的爸妈第二天从阜南老家赶来。住院的前几天,席伟话都说不出来,只好打手势。一个星期后,才能小声讲话,他竟然说想回去工作。

  “医嘱禁食,我们每天熬点米汤给他喝。”邓大健几乎每天来医院探望,席伟不断问工作情况。“10天后,他要出院去上班,我和蔡金云硬是将他压住,住到8月3日,办了出院手续。主治医生叮嘱他,回家至少卧床休息一个月,把炎症控制住,再静养两个月。谁知,他出院的第3天就去上班了。”

  “‘你们看我身体多强壮,我就去院里看看,也不用做太多工作。’他这样哄我们和家里人。”蔡海豹说。

  席伟上了一个星期班,8月13日中午再次发病。蔡海豹他们赶去将他送到医院。“这次住院9天,有几天上午吊水,下午他就跑来上班。”邓大健说。

  席伟感觉稍好一点,8月22日出院。两次住院期间都是禁食、禁水,席伟体重从200斤骤减到160斤。家人、同事、朋友、律师、院领导看他高大个子走路直摇晃,都劝他先把身体养好。“没事,我能撑得住。”他总自信地回答。

  席伟就像没发病之前那样,白天开庭、开会,晚上加班研讨案件、赶写各种材料。

  “国庆假期我们休息了3天,从4日开始,我和席伟就开始加班,10月8日至11日,全市法院要集中宣判7件一审、4件二审涉黑涉恶案,要起草一份‘打财断血’执行工作方案,要准备开新闻发布会的材料。”洪明说。

  “席伟让庭里的人国庆节都休假,说我孩子小,两地分居,一定要回家去,他自己却带病加班。”谢彪说。

  10月8日刚上班,阜阳市司法局两名工作人员突然找到刑一庭,书面建议马鞍山中院当天撤销罪犯桑某缓刑。

  “席伟一看,桑某犯虚开增值税发票罪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8日是缓刑考察期的最后一天,撤销缓刑意味着要将桑某收监。”刑一庭法官叶毅说。

  席伟立马向分管领导作了汇报,当即决定由席伟、叶毅、谢彪组成合议庭。午后,他们驱车4个多小时,5点半左右到达阜阳市颍州区司法局,举行有司法局长、检察长、桑某等人参加的听证会。针对桑某在缓刑期间究竟有没有多次未经请假私自离开居住地到兰州、拉萨、北京等地,严重违法监管规定的行为,席伟调查得非常仔细,中途,司法局准备了盒饭,席伟没停下来吃,听证会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半左右结束。席伟提出连夜返回马鞍山,司机说疲劳驾驶不安全,他只好作罢。

  “第二天凌晨4点,他给我打电话说已经在宾馆大厅等,大家赶紧起来往回赶。”谢彪说。8点多,席伟赶到马鞍山市检察院,一再叮嘱大家要去吃点早饭,而他自己饿着肚子去参加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培训会议。

  后来,马鞍山中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对桑某不予撤销缓刑。

  10月12日,周六,上午席伟参加全市法院推进第四季度审判执行工作座谈会,会没结束他去开庭审理一件故意杀人案。这是他法官生涯主办的最后一个案件,去世前已提交审委会讨论,制作好了裁判文书。开完庭,席伟顾不上吃午饭,下午参加全市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会议结束,又匆忙去市扫黑办参加案件会商。

  10月17日,席伟担任审判长审理有3个被告单位、12名被告人涉嫌虚开增值税发票罪一案,涉案金额6.8亿,卷宗多达638本。这是他最后一次担任审判长开庭。庭审结束后,他主持刑一庭党支部会议,开展“四重四亮”主题党日活动。

  10月18日,席伟出席全市法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发布一组数据: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至10月18日,马鞍山市法院共受理涉黑恶犯罪案件53件,其中一审37件,二审16件;共审结42件,一审判决被告人259人,依法对174人判处财产刑,其中没收个人全部财产6人,累计判处财产刑3021.1万元。

  这是席伟和同仁们的战绩。

  10月19日早晨6时,席伟急性胰腺炎再度复发。谢文娟打120急救电话,将他送去医院。当天下午,他出现感染性休克,医生宣布病危。家人、朋友怎么也不肯相信,魁梧健壮的席伟就这样倒下,坚持将他送到南京东部战区总医院抢救了12天,但因胰腺囊肿破裂,无力回天,未满40岁的席伟告别人世。

  【手 记】

  “不辜负期望,不辜负自己”

  记者在法院工作18年,先后采写了赵家忠、姚维家、叶德胜等典型报道。采访因病英年早逝的法院人事迹,需要对他的方方面面进行求证。面对他们亲人的哭诉,每一次内心都是一种煎熬。所以,记者已有4年多没有好好写过人物报道。

  看到席伟早逝的信息专报,记者犹豫不决。11月25日,记者冒着寒风雨雪赶赴马鞍山,决定不参考现有的材料,先翻开他的档案,追寻他18年来的工作足迹。记者先找到了两位当事人,他们在电话那头哽咽起来。记者采访了席伟的同事、家人、朋友、领导、律师、医生共有30多人,认识到席伟不仅身材高大,品格同样高尚。查看案件管理系统,从2009年到2019年10月,席伟承办各类案件672件,数量不算多,但案结事了,没有一件错案,没有一件引起申诉、信访。一个对群众缺乏感情的人,不可能尽心尽责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而席伟很好地践行了法官誓言。

  “我们趁着年轻做点事,在刑事审判上做出点成绩,不辜负期望,不辜负自己。”这是席伟刚到刑一庭时对副庭长谢彪说的话。这一朴素的信念,向来认真的作风,是他舍身忘我工作的基础。席伟对自己健壮魁梧的身体过分自信,其实再强壮的人也抗不过疾病。

  有一个好身体,才能更好地工作,这是很浅显的道理。生命可以很坚强,但也很脆弱。生命无疑高于一切!请珍爱生命。

  [“第三人”说]

  暖男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和席伟相处过的许多同事、朋友都说,席伟人高马大,但心很细,待人真诚、热情。11月6日,有400多人为席伟送行,有几十人是从全国各地赶来马鞍山的。

  “席庭长对我们就像朋友一样,很照顾,从没有因为我们是聘用制书记员,另眼看待。”倪薇说。她在健身房运动受伤,患上跟腱炎,疼得无法走路。“开始几天,他中午在食堂打好饭,叫庭里的女同事送给我。我稍能走动就来上班,席庭长每天上班绕道来接我,下班把我送到小区门口,将近有半个月。”倪薇说。

  “晚上加班,席庭长经常会给我们点个外卖,用的是他自己的钱。假如加班人数多,他会提前协调后勤部门给我们准备加班餐。”邓大健说。

  2018年1月下旬,马鞍山下大雪,有一天公交车停运。“快下班时,我接到席伟电话,他说要开车送我们回家。”叶毅说。

  “我和叶毅都住在北边,席伟住南边,他坚持把我们送到家。当时他已是刑二庭庭长,我和叶毅不过是他的老同事,他待人很实诚。”胡家龙说。

  “我就是在席伟影响下,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蔡海豹说。

  “要是没有这个女婿,我说不定早就瘫痪在床上了。”席伟的岳母举起一只有些变形的手给记者看,“十年前,我得了类风湿关节炎,是席伟陪我到南京去看病,才控制住病情。”

  “我在市检察院工作,我们当书记员时认识,他出身书香门第,高大帅气、待人有礼、为人实在,很有安全感,我们恋爱一年多就结婚了。”谢文娟说,“当时他专门选9月20日去领结婚证,说‘920,就爱你’。”

  “我爸特别阳光,陪我打球、骑车、郊游,走在路上看到共享单车倒了,他会扶起来。”席梓晨说,“他烧的菜味道也不错,可惜我再也吃不到他烧的菜了。”

  “我儿子从小到大不仅成绩好,懂礼貌,特别孝顺。”席伟的母亲莫素珍说,“2001年他参加工作后,心里惦记着家里还是黑白电视机,用头两个月的工资,给家里买了一台彩电。我的腿有关节炎,他专门给我买了木盆泡脚。谁能想到,我这么好的儿子没到40周岁就累倒了。”

  莫素珍说着说着,放声大哭,撕心裂肺。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6115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