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便民服务大厅

 

新疆女法官穿制服离世,捐献全身器官

发布时间:2019-12-13 15:35:44


初冬的天山北麓,瑞雪纷飞。

  11月8日上午10点50分,新疆乌鲁木齐一家医院,身着病号服的一男一女,神情紧张地走进了手术室。

  他们即将迎来的,是渴盼已久的眼角膜移植手术,是从黑暗走向光明的人生转折。

  这两枚眼角膜,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玛纳斯县人民法院李雪红法官的临终馈赠。

  1小时20分钟后,两例手术圆满成功。

  这一天,距离李雪红法官去世刚好7天,她临终前的4个与爱有关的愿望,终于全部都实现了。

  她心里装着全世界,唯独没有自己

  2017年冬天开始,李雪红频繁感觉胃部剧痛。总是不能按时吃饭的她,只当是小毛病,吃点胃药应付了事。

  几个月后,原本气色红润的李雪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暴瘦十公斤,同事们都劝她去医院检查,她嘴上答应的好好的,转头又把自己埋进了案卷中。

  2018年5月21日下午,李雪红先审理了一件涉案金额高达百万的买卖合同纠纷案,由于她庭前准备充分,案件事实、争议焦点、法律关系被迅速理清。

  “李庭长,您去休息会儿,时间到了我叫您!”虽然庭审在90分钟内顺利结束,但书记员罗归海还是发现李雪红脸色“不对劲”。他看了看表,此时距离第二场庭审还有些时间,就想劝她缓一缓。

  李雪红摇摇头,十几分钟后,示意罗归海通知双方当事人到庭。

  第二起案件是一起承揽合同的纠纷,原被告双方分歧较大,庭审一直持续到当晚8点。此时的李雪红已累到强弩之末,“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但她还是坚持回到办公室,做完了庭审收尾工作。

  “这是李庭长生前主审的最后两起案件!这两份判决书也是她住院期间逐字逐句把关完成的。”亲眼目睹“铁娘子”从不示于人前的脆弱一面,罗归海偷偷哭了好几次。

  办完了手头的要紧工作,5月底,李雪红到昌吉州人民医院检查,直接被诊断为“胃癌晚期”。那时,她离49岁还差三个月。

  据李雪红生前和亲友回忆,她拿着诊断书,在医院门口站了很久很久。她脑海中不受控制地闪过一个个念头:“还有很多工作没完成,女儿马上就要上高三了……”

  想到女儿,这个习惯了独自坚强的女人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既然这样了,那就想想最后还能做点啥。”

  对于诊断结果,最怕麻烦别人的李雪红最初选择了隐瞒,需要看病请假时,都写的“事假”。2019年6月,手术治疗后稍有恢复,她又闲不住了,申请上班。

  回归岗位的第一件事,她就以“受之有愧”为由,将同事们为她筹集的17400元善款退还,并向领导申请用于公益救助,去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说别上班了,她说必须上,自己是员额法官,必须承担责任。但是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不能打字,她就手写案件评查登记表。”玛纳斯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朱怀明痛心不已,“没想到,那些表上密密麻麻的字,成了她司法生涯中最后的印记。”

  两个月后,病情恶化,李雪红又住进了医院。同事们前去看望,不到半小时,就被她“赶了出来”:“你们都特别忙,现在法院人手不足,你们别来了,我好着呢!”

  说这话时,她正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口鼻带着呼吸器,手背插着输液管。胃全部切除后,她20多天没有喝水吃饭了,紧靠肠道吸收营养,但随着癌细胞的扩散,肠功能也正在衰退。

  10月31日,阳光暖暖照进病房,穿着红色睡衣的李雪红倚坐床头,艰难地诉说着自己最后的四个心愿:

  一,丧事从简,骨灰撒入“母亲河”玛纳斯河。

  二,交齐最后一季度党费。

  三,穿着法官制服入葬。

  四,捐献器官。

  “我想最后为社会做出一点点贡献,我身体上的器官只要是能用,都愿意捐给有需要的人,能救一命是一命……”

  11月2日凌晨2点32分,李雪红身着她最爱的法官制服在家中平静离世。

  “选择了做法官,就要舍得付出”

  得知李雪红的临终遗言,同事们既心疼又理解:“她做人做事,一贯如此。”

  1992年,22岁的李雪红考入玛纳斯县人民法院。27年间,她审理办结各类案件3000余件,无一超审限、无一错案、无一上访案,一步步从书记员成长为审判员、民庭副庭长、行政庭庭长、审委会委员,撰写的裁判文书多次被评选为优秀文书。

  2013年深秋,一起“老大难”案件摆上了李雪红的桌面:42名农民工起诉玛纳斯永安煤矿,被告煤矿拒绝配合,农民工情绪激动。案件风险、难度可想而知。

  诉前调解阶段,李雪红和同事几乎天天两头跑。一面同找煤矿主反复交涉,结合案情指明对方违约责任,释法说理施加压力;一面和农民兄弟们挨个谈心,倾听他们的诉求,纾解对抗情绪。

  经过三天三夜的调解,在李雪红的主持下,原本剑拔弩张的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并在农民工回家之前支付了部分款。春节过后,她又“趁热打铁”,紧盯着煤矿负责人依协议全部支付。当时农民工们对她非常佩服和感激,都赞不绝口:“如果没有她,我们春节都不知道怎么过呢!”

  法官们记得一次,有两夫妻来法院协调离婚事宜,但父母双方都不想要孩子,直接把7个月的孩子扔到法院跑了。李雪红见状,二话不说先把孩子抱回了家照顾,之后的3天里,她不断上门请求,屡次碰壁,锲而不舍。经过多次调解,她的耐心和善良终于打动了夫妻俩,把孩子接回了家。

  同事吴艳华记得,曾经和李雪红一起外出办案,路过一个小集市。正在三轮车前叫卖煮玉米的女摊主突然跑过来,一个劲地往李雪红手里塞着热腾腾的玉米。

  事后才知,摊主名叫苏玉琼,早前因为乱摆摊点被城管部门罚款。苏玉琼不服气,跑到法院要求提起非诉行政审查,受理案件的正是李雪红。

  弄清原委后,李雪红多次到苏玉琼家中走访,耐心地为她解释法律规定及涉案行政处罚的合法性,一点点帮她把心里的“结”打开。看到对方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十来岁的女儿入冬了还穿着单衣,她就从女儿衣柜里挑了几件冬装送过去,之后还专门带苏玉琼女儿买了两身新衣服过冬。这深深地打动了苏玉琼,她不仅主动撤诉,之后还一直遵守城管规定有序摆摊,按时缴纳摊位费。

  几个玉米,一段佳话。事实上,李雪红去菜场买菜都是特意绕开苏玉琼的摊位,就是怕她提起感谢之事。

  “想当事人所想,急当事人所急。”共事27年,朱怀明评价李雪红的办案风格。

  跟随多年的书记员袁妮娜知道,李雪红睡眠不好,常常夜醒后就再也睡不着,干脆坐起来掰着指头算,哪个案子就要开庭了,哪个案子临界审限了,哪个案子证据还需要再调查,哪几个判决还没有拟好。“若不是真心热爱法官职业、真心爱重这身法袍,没有人能做到这份上。”

  “有的人走了,她还活着”

  李雪红唯一的女儿思宇,今年刚满18岁。

  两岁父母离异,思宇一直跟随母亲生活。李雪红工作忙,身边同事谁有时间就去帮忙接孩子。思宇放了学也不贪玩,总是乖乖在办公室做作业,等妈妈一起下班。饿了,就和加班的妈妈还有叔叔阿姨们一起吃点干馕、冲碗方便面,困了就趴在桌上睡一会儿,常常是深夜十一二点才回家。

  母亲确诊后,正在读高三的思宇休学了一年,全心全意的陪在妈妈身边。

  葬礼上,思宇读着悼词失声痛哭,弱小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到了玛纳斯河边,她手捧骨灰,将骨灰缓缓地撒向“母亲河”,哭喊着:“妈妈!妈妈!”

  法院的叔叔阿姨们看着心疼,筹了十万块钱想留给她未来上学用,被她一口拒绝。她始终记得母亲离世前“不能接受任何捐赠”的叮嘱,她说“妈妈都给我安排好了,这些钱要捐给更需要帮助的人。”

  维吾尔农民阿依古丽家是李雪红“民族团结一家”结对帮扶的农户。2017年春天,李雪红第一次来到阿依古丽家时就说“我和你们‘结对子’了,现在我们就是一家人”,还拿出早已买好的“米老鼠”布偶,送给阿依古丽正在上小学的女儿苏热娅。之后每次来,李雪红都会带上自己的女儿李思宇,一起辅导苏热娅学汉语,鼓励她顺利升上初中。

  阿依古丽家每年都种50亩制种玉米,每到农忙,李雪红就带着女儿一起下地帮忙干农活,两家人亲近如一家。听到李雪红病逝的消息,阿依古丽一时难以接受,担心思宇无人照料,愿意“像照顾亲女儿一样照顾她的女儿”。

  白曙霞是某次李雪红负责案件的当事人,她曾为李雪红写了一首名为《玫瑰法警》的诗:“穿着一身正义庄严的法官衣,走来走去的模样,显得神气,飘逸!使我想起开在百花之中,开在草儿里,怒放的、迷人的玫瑰花!”

  而今,玫瑰凋谢,世人手留余香。

  遵照其生前遗愿,11月2日凌晨4时,在玛纳斯县人民医院急诊手术室里,自治区红十字眼组织库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取下李雪红的一对眼角膜组织。

  帮她圆满最后一个心愿的正是29岁的李先生和40岁的米女士。手术一切顺利,很快,他们就能清晰地看见李法官所热爱的整个世界。

  “没想到这份馈赠会落在我身上。我敬佩、感激李雪红法官,我会以她为榜样,今后要以更高的要求来回报社会,将大爱传递下去!有的人走了,她还活着!”米女士流着泪说。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161150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