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便民服务大厅

 

行走在乡间地头的亲民法官

发布时间:2015-11-09 14:53:05


 

行走在乡间地头的亲民法官

 那是上月一个烈日炎炎的周三,下午五点钟的太阳依然灼人,新乐市人民法院协神法庭办公室,一位当事人进来就问:“哪位是安法官”?只见正在埋头工作的协神法庭副庭长安伟利听到问话,抬起头答道:“你是?”当事人回复说:“我是前天刚立的一个民间借贷纠纷案件的原告刘XX。”安庭长一个“坐”字,便自然地问起了详细的情况,几分钟的交流之后,安庭长起身对我说:“走,一起去发个开庭手续”。我刚来协神法庭的时候,安庭长给我的感觉就是没有假期,没有疲惫,没有其他爱好,最大的爱好就是爱审案子、调案子、写判决。

 路上安庭长对我说:“这个时间去比较容易找到人”。我们此行是去邻县的行唐县一个比较贫困的村子南龙岗村。二十几分钟后赶到那里,眼前是一个跟现代化农村比起来要落魄很多且看上去格外破旧的村子,等找到被告家时,看到房屋还是九十年代较流行的青砖房,没有大门,连最起码的栅栏都没有,只有一个门洞,门洞旁边有一条眼神沧桑又略带机警的老狗,蹲在那里忠诚维护着这座老宅。看到眼前的境况,我们都惊呆了。因为途中在与原告交流中了解到,被告是个做生意的年轻小伙子,平时出手阔绰,自己还买了两三辆名牌好车。

 在门口喊了好多声后,没人回应,安庭长绕过那条老狗,到屋子看了下,确定没人。只得出来四处打问村民,在邻居口中得知,被告的父亲现正在村北头的田里种地。为了确保开庭手续及时发到当事人手中,让当事人明了其权利和义务,我们没敢耽搁,一路沿途打听来到村北的地头。只见一个六十多数的老汉光着膀子在一块并不大的田地里翻地。地南头是约两米深、长满草的土坡,要安稳到达老汉的地里,需要绕好大一个圈。此时的太阳光和蚊虫好像格外欢迎我们的到来,对我们的肌肤分外热情,还没等走到老汉那块地,身上就凸显出了好多的脓包,汗水也调皮的跑了出来,浑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等辗转来到老汉面前,安庭长已是满头大汗。那老汉一听我们是法院的,开始很不配合我们。安庭长通过给他拉家常、询问种田及收获情况,很快与老汉拉近了距离,攀谈过后,老汉提起水桶和铁锹就走。安庭长紧跟其后,到达一处井口处,经安庭长再三追喊下,老汉才停下来。安庭长抓住时机,耐心地和老汉攀谈起来。得知被告十几岁就外出打工,一年也不回一两次家,就是回家,在家没几分钟就走了,在外面的工作情况,被告也不告诉家里,家里对他在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也不指望他给家里钱,偶尔被告给他哥哥点钱用于补贴家用,跟父母联系也很少。

 让老汉在送达书上签字时,老汉说:“我不会写字。”我们以为他是不想签字,这时有位跟老汉岁数差不多的村民走来,对我们说:“他是真的不会写字,他家小儿子从外出打工后,我们基本就没有见过…….”安庭长就给老汉详细的解释签字的权利义务,并告知其诉讼程序。面对着炙热的太阳光,安庭长的后背已浸湿大半,经过苦口婆心的解释,老汉最终同意,让法官代替签字,老汉自己亲自按手印,但不能保证自己能联系上被告(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被告什么时候回家。

 回来的路上,当事人再三要求请安我们吃饭,安庭长以家里有事为由谢绝了。到达单位,太阳缓缓下山,只见安庭长又坐到了电脑前,专注的看起了什么,时不时翻下桌子上的案卷。此时此刻,看着安庭长埋头工作的背影,暮然觉得他诠释了法官的孤独和静之美。

 

                                 文章出处:河北法院网 

文章出处:办公室    

 

 

关闭窗口

您是第 876594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